主页 > 新闻聚焦 > 内容

中信建投与中信证券整合的传闻打开了券商同业

文章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20-05-02 09:51    阅读次数:     

  中信建投与中信证券整合的传闻打开了券商“同业并购潮”的预期。在此关头,5年前完成同业整合的申万宏源也再度受到商场重视。依据工商信息改变信息及媒体报道,申万宏源承销保荐的董事长薛军调任申万宏源证券合规总监,董事长一职由申万宏源承销保荐原总经理张剑接任,总经理职位由东海证券前高管朱春明继任。在人事调整背面,传闻称申万宏源的投行事务也将进行从头梳理。
  
  《我国经营报》记者就此消息向申万宏源证券方面进行确认,但到记者发稿,暂未得到回应。值得一提的是,4月27日,创业板试点注册制变革启动,再加上新三板变革、科创板注册制试点等资本商场变革深化的推动,券商投即将迎来史无前例的机遇。为适应大势,已有不少券商进行了投行变革。
  
  承销保荐公司高层调整
  
  5年前,老牌券商申银万国换股吸收兼并宏源证券后,全体改变为出资控股集团,更名为申万宏源集团并在深交所上市。
  
  彼时,为梳理财物、事务,申银万国以吸收兼并宏源证券后的全部证券类财物及负债出资建立全资证券子公司申万宏源证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申万宏源证券”,与上市公司申万宏源集团差异),同时由申万宏源证券建立申万宏源证券承销保荐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申万宏源承销保荐”)及申万宏源西部证券有限公司。此后,申万宏源集团就以这三家证券公司从事证券类服务事务。其间,申万宏源承销保荐承担了申万宏源传统投行的承销保荐、财务顾问事务。
  
  该承销保荐公司建立以来,几经人事改变。依据天眼查以及揭露信息整理,能够看到,2015年新设时担任董事长、有着宏源证券经历“投行老将”赵玉华在2016年“交棒”薛军。薛军同为商场较早的“保代”,在2011年转投申银万国任总经理助理,主管申万投行事务。2018年,“局外人”张剑进入申万宏源承销保荐公司,张剑在进入申万宏源前,其主要在中信证券投行相关岗位任职。此后,申万宏源承销保荐公司高层人事变化较少,到今年4月下旬,申万宏源承销保荐公司再度开启高层人事调整,此次变化相对前两次更大。
  
  从天眼查以及申万宏源香港(00218.HK)揭露的数据来看,薛军“交棒”张剑,原担任总经理一职的张剑,至此担任申万宏源承销保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出任董事长。同时张剑也与薛军此前的经历有相似之处,其相同担任申万宏源证券总经理助理。继任张剑原总经理一职的为朱春明。在媒体披露和揭露资料查询中,朱春明为有监管体系经历的东海证券前高管。
  
  至此,申万宏源承销保荐公司的新班子“出炉”,两位均在申万宏源兼并前没有两家安排相关经历。
  
  这是否是申万宏源兼并后寻找的新平衡暂不可知。但记者翻查申万宏源证券布告发现,2018年到2019年期间,申万宏源承销保荐公司高层虽然变化不大,但重要当地分公司例如上海分公司、深圳分公司人事多次调整,与之相伴的或是该公司副总经理人事的调整。
  
  其间,在申银万国本来“大本营”的上海,申万宏源证券承销保荐上海分公司的负责人近年调整较多,其间2018年由樊炳清改变为冯震宇,樊炳清为万国时期的“老将”,冯震宇也是1996年就进入申银万国的老牌保代。不到一年,上分的负责人再由冯震宇改变为吴志红,不久后再改变为金碧霞。依据证券业协会公示信息,这几人均是较早的注册保代,也均有申万宏源证券承销保荐高档办理人员任职资历核准的相关布告。同时,深圳分公司负责人也在2019年8月由戴佳明改变为王明希。戴佳明、王明希分别在2019年年底、2020年年初的揭露出面中,职位均是申万宏源证券承销保荐公司副总经理。此外,申万宏源承销保荐2019年年底新设的广州分公司负责人为吴志红。
  
  考虑到2019年中旬申万宏源证券承销保荐公司曾对外揭露招聘副总,2020年2月与新任董事长、总经理相同没有申银万国、宏源证券经历的外部人士、东方花旗原执行总经理席睿高管任职资历获批,“张、朱”调配落地后,申万宏源证券承销保荐公司的中层人事是否也将随之稳定下来,值得重视。
  
  事务条线深度整合
  
  依据媒体报道,在上述人事调整的背面,申万宏源证券乃至申万宏源集团正借机理顺投行方面事务联系。
  
  从大量IPO企业的保荐安排、新三板挂牌企业的主办券商、银行间债券商场、买卖所债券商场揭露信息来看,申万宏源传统投行事务的展开主体既有申万宏源证券亦有申万宏源承销保荐公司。
  
  Wind数据显现,股权商场方面,现在A股3829家上市公司中,由申万宏源保荐承销公司担任首发保荐安排、首发主承销商的共计32家,其上市日期均在2015年以后,同时2015年以后申万宏源证券再未以IPO保荐主承销商在商场上呈现过。但是,与此同时,在新三板挂牌上市的主办券商中,迄今为止,申万宏源保荐承销公司从未以主办券商的“身份”呈现过。而新三板现在8715家挂牌企业中,申万宏源证券担任主办券商的家数达到531家。
  
  债券方面,银行间商场相关标的主要由申万宏源证券担任主承销商,暂未呈现申万宏源保荐承销公司身影。买卖所债券商场方面,上交所发行年度在2015年到2020年的相关标的主承销商既有申万宏源证券亦有申万宏源保荐承销公司,但深交所则没有申万宏源证券担任主承销商的标的,看上去主要由申万宏源保荐承销公司掩盖。
  
  在不同商场或同一商场,呈现同一安排下不同主体或团队掩盖的状况也并非只有申万宏源,相同下设有承销保荐子公司的长江证券(000783.SZ)也有相似状况。而这背面往往有其前史成因,以及安排的战略安排。由于申万宏源相关方面并未就投行人事变化、事务交融、战略调整等问题进行回应,暂无法得知申万宏源集团乃至证券子公司、承销保荐孙公司关于投行事务架构设置会否调整及其背面的逻辑。
  
  值得注意的是,申银万国和宏源证券的兼并是证券商场规划以上安排同业并购的重要案例。“弱市并购”逻辑下,券商并购预期提升,但是追踪案例能够看到当兼并双方规划较大、“势均力敌”时,普遍存在整合期较长、事务交融较为曲折的状况。
  
  中关村开展集团工业经济专家董晓宇从同业并购的一般性着眼,就“并购易、整合难”的普遍问题提到,“从根源上讲,并购导致的股权架构调整,必然带来新老股东之间、股东与经营团队之间需要重建信赖契约联系,从头凝聚战略一致等,这些工作磨合都需要时刻;其次,若并购主体为不同体系,也需要一个和谐一致的进程,例如国企与民企、央企与当地国企等先天的所有制特色、产权特性不同,甚至在同为民企或同为央企、当地国企之间,也需要理顺体系上的隔膜,完成相对一致;再次,在更详细的办理运作机制上,例如企业安排架构及岗位设置、人力资源激励束缚准则、企业工作流程等方面,需要并购主体之间求同存异,从头获得平衡;最后,在更隐形的企业文化方面,比如企业家的领导风格、价值观、工作气氛等这些属于软性实力的方面,也需要一个从调整、标准、适应到再提升的进程。在上述‘难点’下,同业并购最简单在显性问题方面呈现对立和会集爆发点,例如触及股东利益、职工利益的调整,以及企业内部决议计划流程、安排架构、人事安排、薪酬准则等方面的调整时,往往会呈现一定的对立冲突。”
  
  能够看到,申万宏源集团旗下现在框架上已然理顺了投行事务之于集团、证券子公司、承销保荐孙公司的“角色”。
  
  如上文所述,申万宏源集团旗下包含申万宏源证券等多个子、孙公司,并以此展开详细事务。就集团而言,其将事务区分为企业金融、个人金融、安排服务及买卖、出资办理四大板块。其间,企业金融板块下,分为出资银行事务和本金出资事务。其间,出资银行事务为企业客户提供股票承销保荐、债券承销及财务顾问等服务;本金出资事务主要从事非上市公司的股权和债务融资。
  
  结合上述记者梳理数据,申万宏源证券、申万宏源承销保荐公司在A股企业与新三板企业之间或有明确区分,在银行间债券商场和买卖所债券商场的事务之间或也有初步区分,但在不同买卖所商场中,或还有再次区分。
  
  考虑到申万宏源承销保荐公司人事安排上引入了没有兼并前双方安排背景的相关人才,未来会否有新的事务架构调整暂未可知。2019年年报数据显现,申万宏源承销保荐公司总财物19.07亿元,净财物15.05亿元,经营收入5.67亿元,经营利润1.41亿元,净利润1.13亿元。而申万宏源集团的企业金融事务板块经营收入为22.93亿元,其间出资银行事务板块11.93亿元、本金出资事务板块11亿元。

凌源人事人才网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引用